73
作者:子夜月 更新:2019-09-29

齐亚现在很难受。

x火中烧却得不到释放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还有勒加刚才的行为已经直接导致了他现在的空虚状态,浑身都在被不停挑.逗,唯独两个最需要的地方被空置了……

“想要吗?”勒加的手指在刚才才空下来的嗅穴周围画着圈圈,看着那在空气中一张一合格外无助的口口,他的声音带着蛊惑。

“唔唔……”

嘴完全被路卡给堵住了,齐亚只能发出不那么清晰的声音,但从他难耐的样子中很明显可以看得出他是愿意的。

墙壁上的镜子在通明的房间诚实的反映了齐亚的表情,一人一兽压在白皙的少年的身上,少年浑身都因为害羞变成了粉红色,精致的脸上满是渴求,眼里蕴满了泪水。

不过以勒加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成全了齐亚?从一开始,他最爱的就是看小猫哭泣求饶的样子,虽然齐亚算不上是软软糯糯的小猫,但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后果什么的这个得以后来商量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这个道理他也是知道的。

可怜的勒加显然没有注意到他在调戏齐亚的时候路卡眼里闪过的那道精光,所以在他被一头撞到地上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发现刚刚还打的火热的两位已经从床上消失不见了。

到嘴的鸭子飞了?

该死的!他果然不该相信那个愚忠的兽类,刚才还窃喜这家伙被他教坏了呢,结果刚放松一点警惕媳妇儿就被劫跑了。

勒加当然不会允许这么耻辱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可他追出去却没有找到那两人的身影。

……

夜深人静,昏黄的路灯孤零零的立在这条少人经过的马路边,趋光的蛾子们在路灯周围窜来窜去,似乎是想找个温暖的平衡点。

“噔,噔噔……”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听起来并不怎么稳重。

突然声音停止了。

“呕……”

呕吐声在街角响起,那是一个画着妖艳浓妆的女人,手里提着一个劣质微掉皮的红色包包,头发乱七八糟还沾着些呕吐物,很显然她是才‘应酬’了准备回家。

吐完后准备继续走,可刚没走几步,她突然愣住了,恍恍惚惚的站了一会儿。

“鬼呀!!!!”

一声尖叫撕裂了整个城市的寂静。

街旁居民房的灯相继亮起,接着又熄了下去。

“哪个碧池晚上不睡觉到处鬼叫?”

“烦死了隔几个晚上就来这么一出,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估计又有人喝醉了。”

……

“唔……嗯……太快了……”

完全没有理会别人的争论,那俩引起女人尖叫的罪魁祸首的家伙还在兀自沉醉着,只是再没人能进入这条街道。

从刚才女人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一个庞大的兽类趴在那里,至于她会吓得这么惨自然是路卡那两只在幽暗的灯光下也发着绿光的眼睛,喝醉了的她可能把它们看成了两团鬼火。

现在环境路卡陌生又熟悉,很明显,他们现在已经不在加亚利大陆了。

这是齐亚第二次和路卡以这种状态xxoo,之前每次路卡有这种想法都被他严词拒绝了,原因自然是太重口了。

但现在早就被情♂欲掌控的人哪还能想那么多。

手扶在粗糙的墙壁上,齐亚眼里满是沉醉,嘴里发出让人欲♂火膨胀的呻♂吟。

兽型的路卡频率可要比人形快得多,再加上他本来就保有兽类的野性,那速度饶是齐亚身经百战也没法完全适应。

“啊……哈……有人……”

视线突然瞟到街道口,齐亚一惊,差点儿没射了出来,但也因此菊花一阵收缩,直接导致原本就紧致的甬道一阵收缩。

路卡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咆哮,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更加迅速的抽♂送了起来。

齐亚觉得自己仿佛暴风雨中随时可能翻倒的小船,完全找不到着力点。

刚才齐亚看到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直接朝这条小街走来。

OMG!

这绝对是个从未有过的体验。

禁忌的刺激感从脚底升到头顶,齐亚几乎忘记了该怎么呼吸。

来人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和刚才那个打扮的艳俗的女人不同,这是一个平凡清秀二十来岁的姑娘,此时她眼里满是惊恐,黝黑的瞳孔在灯光下显得有些失焦。她喘着粗气焦急的在找着什么,一头柔顺的及腰长发此时乱糟糟的搭在肩上,满是褶皱的小熊睡衣让她看起来狼狈而喜感。

最后她的视线集中在了齐亚他们这边。

完了。

——这是齐亚现在唯一的想法。

这一刻他几乎是绝望的,这种赤身裸♂体的在大庭广众之下xxoo的行为简直是太羞耻了。

更让他生气的是路卡动作竟然还没有停下来。

TAQ这该让他怎么见人?!这家伙还有没有羞耻心?!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齐亚当即就像一巴掌朝那个发情的野兽拍过去。

可惜在他执行之前,那个女孩就到了他的面前。

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儿跳出来。

可是路卡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射了。

那灼热的液体一股一股的进入最敏感的肠道,齐亚没抑制住呻♂吟出了声,可刚出声又捂住了嘴。

这作死的节奏。

齐亚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这不是存心吸引注意力么?

可他们这么明显的就趴在这边儿,那小姑娘愣是没有看到,齐亚脸上突然挂满了黑线,狠狠瞪了满脸无辜的路卡一眼。

“明明被扔在这里了啊,东西呢?”小姑娘将整条街道的垃圾箱都翻了一遍,急得满头大汗,原本还算干净的脸蛋被汗水加上灰尘弄得黑一杠白一杠的看起来格外有趣。

最后她擦着齐亚的鼻尖飘了过去,只留下一阵……垃圾的酸气混合沐浴露的味道。

一脚把还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踹开,给自己施了个治愈魔法,齐亚往空间准备拿衣服。

一道霹雳烧的他个外焦里嫩。

“我的衣服呢?!”牙齿磨得咯咯作响,齐亚满脸狰狞的看向边上并没有变成人,而是恢复了黑猫状态的路卡,“卖萌也没用,我的衣服呢?!”

路卡两只绿眼睛眨巴眨巴,水汪汪的显得格外无辜。

“!”

“(⊙_⊙)”

“……”

“(⊙_⊙)”

“TUT你够了!”

在无尽卖萌攻势之下,憋屈的看着手里的那件怎么看怎么BT的小粉猪毛绒装,齐亚嘴唇气得发白,手指都在颤抖。

可是他总不能裸奔吧……

=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穿上之后齐亚才发现刚才他忽略的,很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这衣服尾巴下面开了个洞?还把他的菊花漏了出来……

这也就算了,毕竟有个尾巴挡着,可是为什么前面也有个洞!?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小伙伴儿在空气中颤颤巍巍的站立着,齐亚不由得风中凌乱。

“真美。”沉默了许久的路卡终于赞叹出声。

“……你故意的!”

上前一把将小黑猫拎了起来,齐亚那眼神恨不得把它切来炖汤。

“喵~”

“……”

两只粉色的大耳朵在头上颤动着,下面是齐亚那张粉色精致得不可思议的脸,此时那上面微微泛着粉色,治愈魔法并没有将他身上属于情♂欲的气息完全抹去。

这对于任何一个雄性生物来说都是绝对的诱惑。

路卡当然不是柳下惠,他好不容易把齐亚空间里的所有衣物都给清空了独独把刚得到的这件奇怪的东西放进去原本就动机不纯。

只是没想到齐亚穿起来竟然会这么惑人。

于是就着这件毛绒装,一钞兽兽’间有爱的运动在这个巷子里正式展开了。

可怜那焦急的小姑娘肯定不知道她不小心弄丢了的情趣装之前去了另一个时空并被一个居心不良的家伙得到了。但如果她知道那东西经过了一场时空旅行完成了它的宿命的话估计会很感动。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幸不辱命更美好的呢?

夜还很深,离天亮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苍祁的地雷=3=

这文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如无意外将会在九月初开定制,届时其他的番外将会出现在定制中,26章的那个番外没有看到的亲们可以戳专栏加群

还有……np那个,写好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有耐心的孩纸可以加群等,开了定制一周后会在群内发放【记得提醒我←_←

定制福利涉及……S-M,囚禁play,神展开……还有要买定制的妹纸可以提出来orz我越来越重口了【去死你个小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