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结局
作者:爱是唯一 更新:2019-09-29

    光明神的被控制,使得越立刻脱离了僵硬的状态,他几乎是立刻从祭台上跳了起来,三步并做两步冲到了米亚的身边,双手握住米亚的双肩,一叠声的关切问句已经倾泄而出,“赛伦斯,你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咽喉还疼吗?”?

  心底一股潺潺的暖流,瞬间温暖了米亚的心底,但之前的决定对他的影响更大,何况,越的口中,叫着的并不是他的名字…………米亚冷着脸,微微偏了偏头,身后的栏杆注定他没有后退的余地,所以他动作优雅地抬手,挥开了越的双手,“抱歉,我想你弄错了,我并不是你所喜欢的那个人,我也不叫什么赛伦斯。”?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安心把玩着手中那由光明神化成的完全没有一丝生气的垂死蝴蝶的华服男子黑暗,不禁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望向已经逐渐适应了舞月公主的身躯,正扶着栏杆慢慢站起身来的赛伦斯。两人的目光相撞,一个带着困惑与不解,另一个则带着无辜与同样的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你没有对他说清楚么?他怎么会这么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已经对他说得很清楚了,而且他也接受了那样的事实,心态似乎调整得很好,昨天晚上与越皇子会面时,他也表现得很担心他,很不想与他分开啊!”?

  两人的交流全在无声无息中,却没能逃过米亚的目光,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冰冷眼眸更是多了一丝森冷的绝然,他讨厌做个任人摆布的傻瓜!这两人之间应该从没见过面,至少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没有,可他们却能用眼神来交流,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第一,他们有着相当好的交情,哪怕三年没有任何联系,但完全不构成他们之间用眼神交流的障碍;第二,哼,那就是,赛伦斯并不像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完全不谙世事!?

  又被人骗了吗?米亚胸口有些闷,深吸了口气,他挪开了自己的眼神,在这一瞬间,他真的有股冲动,想把戒灵————掌握着他一半灵魂的主人————给“请”到自己面前来,然后用满清十大酷刑来“招待”他一番,最后再问清楚,他到底还记不记得他们之间订下主仆契约的前提!打死米亚也不相信,没有戒灵的允许,身为戒灵所创造的诺亚世界顶级神祗之一的黑暗,敢用这种手段来玩他!?

  不过冲动只是冲动,米亚并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只要自己不再按黑暗所预料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就好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与他闹出什么不愉快,将来自己总有找上他的时候,何况,他等会儿还得借他的力量离开这里,再说,他应该也只是个执行人吧?戒灵…………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之前答应自己的允诺,难道也是镜中花、水中月,拿来哄骗自己的么?那么,自己在诺亚世界里所做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

  越的脸色骤然煞白,难以置信地望着米亚,哆嗦着摇着头,强挤出一丝笑容,“不…………不要开玩笑了…………虽然你的样子变了,可是…………你的眼神没有变…………你不叫赛伦斯…………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骗你。”米亚强忍住心中的悸动,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在祭台上的锡颜、碧,当然,还有碧身后的麒麟,然后微微偏了偏头,“我的名字叫米亚,至于赛伦斯的事情,你们只能问这位黑暗大人了。”?

  虽然打定主意现在不与黑暗有任何冲突,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米亚的语气中却还是带上了相当的挑衅,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挑衅太过明显,米亚向前两步,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黑暗大人,既然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完成,您是否可以按照之前的约定,立刻送我去光耀大陆呢?”?

  “赛…………”习惯性的呼唤,却在想起眼前这人并不叫赛伦斯的时候,卡住了壳,越心痛无比地看着米亚,神情中满是困惑与绝望。?

  “什么?”碧微微一愣,目光游移在米亚与越之间,倒是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身旁的精灵。?

  “你要走?”虽然与越达成一致的协议,要在祭典上抢回赛伦斯,绝不让他成为真正的祭品,但锡颜却没有如米亚所想那般,两人在私下达成什么协议。锡颜只是想有个正当的理由,再见赛伦斯一面而已,精灵部落分手的那一天,锡颜看着赛伦斯那淡漠无比的眼神,除了心痛,就是痛心,他恨不得时间能倒退回去,让他有机会再与赛伦斯相聚一次,而他一定会选择把所有的事情一一向他说明,而不是利用他那令人忍不住心生呵护之情的单纯与信任。?

  他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赛伦斯,虽然距离很远,他却依然能借助遮雪的辅助,看清他的模样,看清他的一举一动,只是听不到他们说话而已。他瘦了些,目光也清冷了许多,看着他步下台阶,看着他献祭过池,看着他一步步踏上那随时可能取走他性命的祭台,锡颜觉得自己的嘴里,全是苦涩,他应该陪在他身边的!就算他会生气,就算他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他也应该陪着他,至少,分担一点儿他独自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过去的,谁也没有办法去挽回,但他起码可以选择陪伴在他身边,是弥补也好,是乞求原谅也罢,只要他拿出诚意,即使赛伦斯永远不会再爱上他,但,他总可以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听到的一句“我原谅你”来做动力吧?反正他已经正式将精灵王之位交给了刚刚全愈的薰,也再三说明他们不可能有任何结果,遮雪是他向薰借来的,只等到这次事情结束之后,他就要按自己的方式陪着赛伦斯了!能够活下来固然不错,但若是真的无法与神相抗衡,与他死在一起,也足够了。?

  可是现在…………和越一样,在看到赛伦斯的模样改变的时候,他也吃惊不小,同时,他也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劲,可亲眼看到他眼中的陌生与防备,亲耳听到他毫不留恋地要离开,锡颜再次感受到了在精灵部落时的痛心,他怔忡地望着米亚,竟然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现在就要走吗?”黑暗有些措手不及,傻傻地追问一次,却被米亚狠狠瞪了一眼,“难道神祗也会有耳疾?”?

  “那好吧…………”黑暗挥手,祭台的法阵停了下来,正打算送走米亚,再回头与赛伦斯商议,却被米亚下一刻的动作吓得一震,只觉得两双杀意四溢的目光几乎快把他的身体瞪出四个内外通透的大洞:?

  米亚扬起一抹灿烂无比的笑容,直接扑进黑暗的怀里,伸出双手揽住黑暗的脖子,娇滴滴地邪魅浅笑,“大人就送我一段嘛!我一个人去,会怕呢!”?

  “死定了…………”黑暗苦笑着,将光明暂时收回怀里,示意嗜血蝶幻回原形跟随在米亚身边,这才一个转身,将米亚送到光耀大陆。?

  “把我与越和锡颜之间的记忆抹去吧!”一离开其他人的视线,米亚立刻换了副冰冷无情的面孔,一双鲜红的眼眸闪动着妖异的色泽,“不要说你做不到!黑暗,你的主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你和赛伦斯之间又有些什么秘密?我讨厌被人当猴耍!”?

  “米亚大人,这个…………我和赛伦斯之间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他,嗯,怎么说呢?算是我的下属吧…………这个,我们之间的秘密,牵涉到正神交待下来的任务,不能说的,你就饶了我吧…………”此刻的黑暗,再没了之前的悠闲自在,苦着一张俊逸的脸庞,低声下气地讨好着米亚,“如果你一定要知道,不如直接去问正神吧…………”?

  “果然是他!”米亚恨恨地咬着牙,气急败坏地指着黑暗,“你们统统都不许再跟着我!是他自己说在这里可以提升我的力量的!也是他自己说让我为所欲为的!你们在这里掺和个什么劲?左右我的生活!设计我的选择!这也叫为所欲为吗?好端端地让我惹上那些感情债做什么?还嫌我的日子过得不够乱吗?你也好、其他任何人也好,没我的召唤,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我就…………”?

  想来想去也没找出什么足以威胁他们的筹码,米亚的气势不禁为之一泄,他默默地坐了下来,感觉有些疲惫。黑暗也不敢惊扰他,米亚自己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正神名义上是收了米亚做仆从,但实际上,是正神再不挑选一个主人,就将失去对诺亚世界的控制权,米亚此刻是正神的仆从,可他在诺亚世界中的行为,实际上,是在完成正神对自己“主人”的培养…………所以,不要说是威胁他们,如果米亚真的不开心,正神毁了他们来讨好米亚都是有可能的…………?

  好一会儿,米亚终于顺过了自己的气,知道自己拿黑暗撒气也于事无补,心不甘情不愿的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没理由冲你发脾气,戒灵的事,其实你们也管不了…………”?

  “那你以后…………嗯,那那两个人怎么办?他们要是问起来…………”黑暗小心翼翼地问道,深怕又惹恼了米亚。?

  “我不知道。”米亚有些茫然,“刚才那么斩钉截铁,其实是因为讨厌他们把我当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傻瓜看待,我又何尝不知道,他们是因为怕我会死在祭台上,所以才暗中计划的?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心里的结…………让我忘了他们吧,如果他们问起,也不用隐瞒。之前他们喜欢上的,也未必是我,如果他们有心的话,就让他们来光耀大陆找我吧!让他们看到真正的我,若是喜欢,他们一定会想办法令我想起他们的好,若是不喜欢…………也算为这件事做个了结。”?

  “是。”黑暗低声应道,却实在好奇得不得了,若是换了旁人,有两个条件那么优秀的人喜欢着,而且一向不打算与别人分享情人的他们又好不容易达成了共识,那三个人在一起不是件很愉快的事吗?为什么这位主子却偏偏那么执拗,总是为了些莫名其妙的理由逃避呢?正神隐约提起过这与他的过去有关,却语焉不详的,算是吊够了他们的胃口,可正神就是不说,他们也没办法————那些从正神那里得来的技巧,他们哪有胆子在米亚身上试用??

  “这里就是光耀大陆了?”米亚看着不远处的渔村,轻轻皱了皱眉,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倒是有些像他求学时闲极无聊看的古装戏里的样子,“抹去我的记忆吧,我不想再为这些事情伤脑筋了。”?

  “米亚大人,这片大陆,可没有金喙翼龙那样的战宠,你的异兽要如何处置?你要是忘了它,时间长了的话,它可是会生气的。”黑暗神情怪异地望着米亚,提出最后的问题。?

  “这样啊?”米亚微微一愣,“没关系,你只要抹去我与越和锡颜的感情就好了,如果他们会喜欢上真正的我,会帮我找回这些感情的;如果不会,至少,我也不必去为不喜欢我的人而伤神。”?

  “…………明白了。”黑暗有些讶异,这位大人还真够计较的,别人没有喜欢上他的时候,他就绝不付出真心吗?感情若是这样拿来“交换”,还叫感情吗?自己不付出,只想享受别人的付出,这也未免…………太自私了些吧?想归想,黑暗可不敢将这些话说出口,虽然对米亚这样对待感情的方式有些疑意,他却也不敢随意指责些什么。挥手拂袖间,米亚只感觉自己心中突然轻松了一大截,却隐约有种失去了些什么的遗憾,再想起越和锡颜,心中却再没了之前的难过与牵挂。?

  米亚没心没肺地笑了出来,“你回去吧!你可记住,不到一年,不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具体方位。”?

  “是。”黑暗点头答应,将嗜血蝶留在了米亚身边,自己重新回去祭台,向仍等在那里的众人做些解释,同样,也必须把看台上那些人的记忆做做手脚。?

  光明神的逝去已成定局,而为了平衡,他也不能随意出现在塞拉联盟。而梵帝的死,使越无可推脱地必须继承皇位,好不容易才统一了对光明神的信仰,这一下安西帝国恐怕要大地震了,不过,赛伦斯应该不会枉顾情义地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吧?难说啊!?

  不过,这些都与他没什么关系了,只要盯好那两个人,在一年内不要让他们出什么意外就行了,不知道,他们几时会去光耀大陆呢…………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