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应龙与青灯(3)
作者:泠月昕 更新:2019-09-29

道士在救了慕允坤后,因为慕允坤当时经历了太多坎坷,即将从水虺化成蛟龙,但是由于重伤刚愈,自己无法度过。 于是,张道士召集了道门好友,为了不牵连百姓,便一起在当年鲜卑地界为其度过,可是张道士身亡,葬在了鲜卑,而这张道士正好是张心怡的祖上,这也是为什么慕允坤当年为她拿出那个大印后,要说互不相欠,意思就是还了上一代的情。 而慕允坤化蛟后,袁天罡已经成功将水虺炼制成续命的药,可是因为水虺大部分被他屠宰,很难在抓到。 于是,他就在一些墓中,开始圈养起了水虺,可是按照水虺成型的速度,和他所需求的速度来比,远远还不够,于是一支已经销声匿迹的屠龙种族,马家再次崛起。 马家为袁天罡捕获了众多的水虺,也换来了袁天罡的不老药,在马家贪婪的索取下,袁天罡开始觉得不妙,于是消失,马家再次一蹶不振,从此开始寻找袁天罡的不老药。 与此同时,慕允坤的伤在那一刻回复,被当时的一位小官看到,小官见慕允坤强悍,于是结交,最后小官通过慕允坤成了皇帝,而慕允坤则通过皇帝救回了很多的水虺,而这名皇帝就是陈武王。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时间袁天罡再次出现,蛊惑皇帝说想要长生不死,就要杀水虺炼药,更用阴毒的方法,炼制蛊毒,吸食他人鲜血来喂养虬褫,让虬褫快速成为水虺,好供他炼制不老药。 皇帝在利欲熏心下,想起了自己的朋友,慕允坤。 他知道慕允坤一定有办法,可以召集大量的水虺,于是,多次请求下,让慕允坤想起了一个人,他知道这跟袁天罡一定有着关联,所以拒绝了。 皇帝看慕允坤不同意,也就打消了念头,可在袁天罡又一次的蛊惑下,告诉他,只要寻到三扇青铜门,打开门里,找出里面的秘密就可以长生不老。 皇帝听信后,这次他找到慕允坤,让慕允坤帮助寻找青铜门的事情,慕允坤答应了,可他不是为了皇帝,而是要寻找一个秘密,那就是袁天罡到底想在青铜门里,找寻什么。 终于在一口山腹的中的井中,慕允坤寻找到了那青铜大门,可惜无论怎么样他都无法打开,最后,袁天罡的埋伏将他捕获。 这时的慕允坤即将化蛟成龙,借着天劫,慕允坤逃脱了出去,可却害死了很多的人,引来了一名道士,这名道士叫卓云鸿,就是出生为我取名的道士。 道士在见到慕允坤后,慕允坤已经失去理智,到处杀戮,道士无奈将他收服后,细心道化,慕允坤的心性才慢慢的稳定下来。 就这样慕允坤一直和道士生活在一起,山中无岁月,时间已千年,慕允坤也不知道,这道士到底几岁了,在慕允坤看来,这道士似乎就像永生一样,而且还守着一个秘密。 一直道民国年间,道士问他,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此时的慕允坤已经化成了应龙,对世间已经没有太多的过往,就像不存在与世间,本不打算去的。 可当道士说出青铜门的事后,慕允坤忽然又来了兴趣,于是两人就走出了浙西的小山,去了湖南一带,当时出现了一个叫做九门的盗墓团伙,据说还是国家支持的。 在他们的背后,慕允坤似乎看到了当年袁天罡的影子,打算查下去,却引出了一个更加久远的事情,那就是周穆王与女娲。 慕允坤知道女娲的尸体放在哪里,所以一直跟随,最后跟着这帮人,他认识了与当年那位张道士有着类似血缘的人。 当时慕允坤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来历,离开了道士跟着这帮人去寻找青铜门的事情,结果,却查到了河图和洛书的来历,那就伏羲的墓穴,而这扇青铜门似乎与以往的门,有些不一样,是用一个大印开启,头一次进入青铜门的慕允坤很是激动。 却发现墓里并没有他想的那样,顺着这条线索他找到的就是女王和周穆王,先后找到墓穴后,发现都有着青铜门,可是在道士与那个张家后人多次进入后,始终无法到达,最终放弃。 这是已经到了改革开放,因为张家的那位后人,总是出现断片,也就是失忆,所以慕允坤和道士再次回到了山中。 随后几年里,慕允坤的不甘心下,卓云鸿多次陪他再探青铜门,可依旧没法进入。随着时间的推移,卓云鸿就要离开,他告诉慕允坤,世间没有绝对,只要你愿意,真相总会打开,开门还需有缘人,而此人必定左扶六丁,右卫六甲,名中带阴阳。 慕允坤想着茫茫人海,如何去找,于是在次让卓云鸿陪他去找,这一次,正如卓云鸿说的那样,他真的没有走出来。 慕允坤悲痛欲绝,想起了当年大兴安岭的道士,可是途中却发现了卓云鸿所说的那个有缘人,那就是我。 听到了这里,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开青铜门,慕允坤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我去开门。慕允坤的话就说到了这里。 我有些疑惑的问道:“那青铜油灯又是怎么回事?” 慕允坤没有回答我,看向了一旁的小哥,小哥叹了口气,慢慢得说出了青铜油灯的来历。 当年女娲将长生术传给了周穆王,周穆王久不归,最后殉情吞下死药,而周穆王得到的长生不死并不完整,需要经常去青铜门内,这影响到了他的子孙,而他的子孙也因为这样,不得不避人耳目,改姓为张。 至于当初的张家人,分成了多少支脉无人得知,不过小哥他所记得一个是为官,一个是为商,为官行政辅助,为商挖掘财富,辅助历代君王,以让张家世代长存。 再说周穆王,他最后厌倦了这生命,于是将自己的三魂分开,放在了三盏不同的青铜油灯上,希望自己能够通过三盏灯,续命。 说到这里小哥,摇了摇头,加了句:“当人什么都有了,就会想起时间的宝贵,可笑”。 张心怡看了眼小哥,若有所思的问道:“亲戚吗?” 小哥笑了下,没有回答张心怡的话。 让我一直在意的是慕允坤和小哥说的青灯,毕竟我吃了那些灯芯,脑子里一直反复的想着,这灯芯会不会就是周穆王的魂?这我要是吃了,那这周穆王不就附身了吗? 正想之际,张心怡就向慕允坤问道:“既然这灯芯是周穆王的魂,那月昕吃了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张心怡的话,正是我心里想问的,此时说出来,不由的就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却没想到慕允坤和小哥两都是一笑。 我一下就急了:“你两说话啊,到底会不会有事?” 慕允坤摇了摇头,很是平静得道:“谁吃下那灯芯都会有事,只有你不会有事,放心好了。” “为什么?” “因为你本来就该是吃魂的!”小哥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我差点以为听错了。忙问道:“啥?我吃魂?” 此时的张心怡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说道:“我明白了,六丁六甲,黑白无定,你是...” 被张心怡这么一说,我整个人就不舒服起来,我是什么?我是怪物吗?随即大声道:“我是什么?说啊!” 可能是我太过于专注,此时的我们已经从洞道里走了出来,洞道里还是我熟悉的那一幕,一扇巍峨的青铜门,屹立在墙上。

...